我乡间的梅园
2019-11-23 05:10:27
  • 0
  • 0
  • 18
  • 0

 我乡间的梅园建成以后,那里就是我梦想中的乐园了。

  院落就是乡间最寻常、最普通的门垛。里面是弯弯的月牙门,最普通的五间房子。院子里的土地,被我修整成了几畦菜园,又栽了十几棵树。每一个角落,每一棵树,每一株花,即使是偶尔光临的小鸟,在我的眼里都是风景,都是自得其乐的闲情逸致,都透露着平凡的幸福。

  而最吸引我的,不仅仅是梅园里寻常的风景,还是相邻一户户人家背后的故事。那些故事,像一坛坛的陈年老酒,我刚刚闻到,就立刻陶醉了。

  梅园的东邻是我小学的老师景春。他已经60多岁,爱好音乐和摄影。他本来开有一个照相馆,因为年龄大了就停了,现在每天带着自己的唢呐和二胡,与村子里另外几个同样爱好音乐的人走街串巷。附近几个村子里只要有红白喜事,都会请他们去。如果没有人家请,他就在自己家里演奏,二胡、唢呐、笙、笛子,样样都拿手。听到从他的院子里传来乐器的声音,我就忍不住走出家门,到他的院子里去听。这时,他的院子里往往聚集了不少听众。看到有人来听,他往往会更加起劲地演奏,不时赢得大家的掌声。这个普通的小院,装着多么饱满的幸福,这个普通的乡村音乐家,向人们传递着多么浓郁的幸福。

  梅园的北邻是我的叔叔。叔叔尽管已经73岁,但是身体硬朗、笔力仍健,是村子里公认毛笔字水平最高的。叔叔家的大门上常年贴着叔叔自己写的对联,那是自成一体、沉稳端庄的正楷字,透露着叔叔质朴宽厚的胸怀。每一次去叔叔家,几乎都会看到叔叔在为村子里的人写字。村里有人家儿女办婚事,从写红书到写喜联,都是叔叔。不少人家盖了新房子,也请叔叔写大幅的中堂福字或者寿字。我们的村子很大,这样的活儿几乎每天都有。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无偿劳动,甚至叔叔还要自己花钱买红纸。但叔叔依然乐此不疲,自己的书法被人欣赏,大家喜欢,在叔叔看来是莫大的幸福和快乐。

  梅园的南邻是我堂兄的家,堂嫂喜欢花草,她家的院子很大,那简直就是一个大花园。她种植了很多其他人家没有的树种,冬枣、山楂、柿子也就罢了,她还种了一院子的蜀葵和东洋菊。春暖花开的时候,我往往被飘来的花香吸引着走进她的家门。她的院子里,似乎总是繁花似锦,蜜蜂飞舞,彩蝶翩翩,花香袭人。特别是瓜果成熟的时候,红的,绿的,黄的,沁人心脾。更加让人惊奇的,是她居然在院子里修了一条小溪。溪水来自地下井,在菜畦中间和果树中间环绕,水流潺潺,几分清冽,也几分盎然。

  在村子里的很多人家串门,在梅园门口的街边看过往的一个个人,我的眼前自然飘过平凡、简单、单纯这些词汇,当然也飘过诗意、自在和幸福。我总在想,这就是我梦想的生活吧。
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